18Aug2005- The Tears@ HKCEC 好幾次都提到要來完成去年八月The Tears香港行的心得,雖然已經拖很久了,不過還是信守諾言吧! 去年忙於宣傳專輯的The Tears也不免俗地安排了遠東巡迴,原本只有日本Summer Sonic音樂祭行程發布時,心裡就猜想應該也會順便安排其他亞洲場次。果不期然地繼韓國之後,香港也列入名單。自己多方考慮後,也決定捨日本行與P一起去香港朝聖啦!雖然二月份已經看過三場Tears的演出,但人家都已經飛到亞洲了怎能不去捧場呢 >_<~~~ 所以去不成大阪的我果真還是第三次來到香港啦!!感謝P的香港友人幫忙訂購HKCEC(香港展貿中心)場次S區座位,有了上次Pet Shop Boys在同一會場演出的只可遠觀經驗,這回說什麼都要買最貴的面額,而且也為了離場地近一點首次嘗試住香港島。8月18日當天抵港 訂做禮服後,因為低壓籠罩雨勢不斷,下午亦無心逛街,草草以超商食品果腹後,7點走去HKECE不到五分鐘路程,果然近的不得了。 比較上回Pet Shop Boys於同一會場表演廳Hall 3可容納三四千人的寬闊感,這次的Grand Hall約莫千人上下的容量,讓我替賣座成績寬心不少。入場走道旁的玻璃帷幕映著美麗灣景則與三年前無異,廳外照例有香港唱片擺設攤位,海報專輯明信片等等的週邊商品不太能引起興趣,反而用來墊底的一幅Tears黑白宣傳海報,兩位主角在門邊一坐一立,雖屬非賣品卻可讓迷妹指數頃刻間飆升啊!!!很有趣的是,工作人員原本勉力維持觀眾乖乖入座的秩序,在入場結束燈光甫暗的那瞬間完全崩毀;只聞在場眾歌迷齊聲鼓譟,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往舞台方向狂奔而去,而我則想都?禮服ㄦQ就衝鋒陷陣到第二排的位置。想起出國前就一直在詢問,難道香港樂迷都只能從頭到尾坐著看搖滾演唱會嗎?果然我的疑問是多餘的,因為擠到前面之後,前後左右的歌迷都情緒激昂整場推擠,讓我彷彿又回到1999年香港HITEC的Mansun演唱會現場。香港唱片之攤位 當天暖場的Audio Traffic,竟然也是六年前幫Mansun打頭陣的CRY改名後,換湯不換藥的搖滾組合。也許記憶模糊了,印象中CRY主唱留著如Brain Moloko清湯掛麵式的妹妹頭,樂風便也如Placebo般重口味的瑰麗煽情。但也許真是記錯了吧?雖然主唱容貌尚能喚起久遠回憶,這次Audio Traffic的音樂卻只是普通的流行搖滾,也不覺有香港友人形容的英搖風格。Supporting Act Audio Traffic下場後,工作人員一如往常東橋西橋,觀眾也要 票貼不時叫囂鼓譟已是必經過程。雖然早已目睹過The Tears演出,但當時心裡仍舊無法不緊張,原因主要還是七月傳來Brett父親癌症病逝的噩耗,發生這種不幸,就算取消所有巡演也不為過吧?然而他們僅延後七月底於倫敦HammerSmith的場次,其他預定行程仍照舊進行。於是亞洲行的首站日本,便只見其他團員先飛過去宣傳,唯有表演時Brett才戴著墨鏡出現,所有公開場合都沒摘下,想必他的情緒依然處於低潮吧。這件事讓人不禁聯想到將近十二年前,Bernard的父親不也是在Suede聲勢如日中天時病逝嗎?其後Bernard仍得照著預定行程,和團員完成美國巡演與第二張專輯錄製,接連而來的事件造成他與團內漸行漸遠。如今又發生如此巧合的狀況,也許冥冥中倆人真的有所謂命運的羈絆吧。 那麼香港這場情形又如何呢?開頭一樣的 宜蘭民宿Falling Idle變奏版intro終於緩緩響起,在觀眾還沒搞清楚這並非串場音樂而屬正式表演之前,團員已陸續走出就定位。我最在意的Bernard今晚終於不再穿那件一成不變的冬季皮衣外套啦!配合夏天與亞洲的溼熱氣候,這場他穿著超有型的黑色長袖襯衫,然後進出舞台都像大男孩般很快樂地在地板上滑行一段再煞車,這還是他第一次來到香港呢!想必當晚也有許多人是首次親身體驗他的演出吧?Bernard仍和數個月前一般盡情展現他那引人注目的肢體語言,髮型不知為何亂篷篷的(我猜他們應該沒有所謂的造型師吧)。另一位主角Brett則是第五次來港演出了,像前幾天一樣整場戴著深色墨鏡,黑皮外套下則又是黑色緊身t-shirt,身型還是保持的很好呀!除此之外,Brett與一般狀況無異地賣力表演著,同時也可以看出他很滿意香港歌迷的熱烈反應,尤其很多 烤肉首都聽見大家能跟著唱和,可見此地樂迷對The Tears是如何捧場了。The Tears 和二月在英國場次不同的是,新的b-sides「Low Life」和「Southern Rain」都加入演出曲目,而且果然如同官方留言版流出的前幾場演出影像檔一樣,宛如被93年Suede魂魄附身的「Low Life」有著美麗煽情的吉他間奏,此刻Brett就彷彿被喚起本能般隨之起舞,身體雙手轉呀扭呀地好像印度舞般的窈窕姿態,讓我們也懷疑自己是否在這須臾間暫時回到了過去。真令人驚訝呀!沒想到竟能親眼目睹隨時在進化的Brett獨舞。長期觀察Brett舞步的友人P還說,Brett唯有在遇到Bernard彈奏的樂音時才能跳出這種舞姿呢!!然後也許是Brett本人沒有心情吧,雙B的互動不若二月那時來的多,或許亦是不再需要藉著靠近彼此來製造高潮了也說不定。現在只希望他們組成The Tears不只是為了重拾 景觀設計之前的名氣,也要覺得能樂在其中。 整個團的默契當然也越來越投合了;有些橋段如「Ghost of You」中場中斷樂音吊觀眾胃口的招數,顯然是後來才發展出來。倒是Brett跪著唱歌的時候變多了,還有跑下台兩邊繞繞和大家握手(我照例還是沒份 -__-);Bernard則是常常坐在monitor上彈奏,今天進出場時仍舊鞠躬問好的他也如之前般手持紅酒助興,風采想必不輸萬人迷Brett,因為第一次見到Bernard演出的P,就忍不住一直稱讚他扭勁十足呢~~~~可是我一開場就又陷入失魂狀態,只能顧著瘋狂拍照、腳步站穩、與目不轉睛望著Bernard三件事而已,而且還因為不時調整相機而分心~>_<~。但是好高興啊!!終於又再次如此接近他們,看著Bernard就像二月份首次看到他一般,can't get my eyes out of him… 一段小插曲是encore曲目還一度掉換順序,不知為 找房子何壓軸曲「Love as Strong as Death」先行演出,讓Brett以為可以不必唱「Two Creature」了XD,不過Tears終究乖乖將單子上13首都表演完畢。雖然沒辦法讓他們二度出場encore,許多歌迷還依依不捨地守在台前等待工作人員拋下來的東西;果然鼓手台上的兩張setlist拋向我們這裡時,大家馬上你死我活地一陣搶奪,誰都不讓步的情況下紙團『刷』的一聲四分五裂了。不過我可是抓到3/4的setlist,還能分一張給P,真是不能小看自己狂熱起來的力量喔~~~ :-](到底在得意什麼啊真是的,P可是露出有點驚懼的神情說:你們為了list都好激動呢!)這是別人完整的Setlist 後來因為在香港要待到20號才返台,雖然持續大雨滂沱讓我們都失去遊逛興致,到超商不免仍東翻西找坊間相關的評論報導。心想即使如mcb這類專業的音樂雜誌已不再作平面發行,報紙週刊應該會有演唱會新聞吧?但結果是 酒店打工同晚HKCEC另一場地的陳亦迅什麼人神鬥的每每都佔娛樂消息大幅版面,反而The Tears不是沒有報導就是篇幅極小;版面不大也就罷了,最不可思議的是新聞內容竟乏善可陳到可怕可悲的地步。倘若沒有報載名人Twins團員來『睇』Tears演出的話,是否就不會有相關消息了呢?但所謂的報導也不過是訪問Twins團員的近期計畫;回台北後翻出2003年Suede演唱的相關剪報,不管怎麼比都是台灣有格調許多。原來不是娛樂產業興盛就代表記者水準較高啊,終於領悟了我想 -__-… 又或許是我對香港媒體有錯誤的期待呢? 這次的香港行也照例去到信和中心HMV助聽器,雖然少見的黃色大雨警報讓我們鞋襪從來沒乾過,還是得感謝私友W兩次不厭其煩來相會,還有P的香港合作公司89268廠牌兼The Panic獨立唱片舖。眾工作人員把我也當作朋友一般招待,想起演唱會當晚一行人在酒吧聊到兩點多,很高興遇到一位我講什麼破爛 租屋英文、什麼冷門團體都聊的起來的狂熱Oasis樂迷大叔;其實這三天兩夜英文用的比中文還頻繁,看來還是現在這份工作帶來的額外好處吧? 要感謝的還有讓我三度來到香港的The Tears。懷著喪父之痛仍不取消行程、戴著墨鏡敬業演出的Brett Anderson,老實說香港這場我再度只顧拍照攝影而沒有認真觀賞,但想來應該和二月那幾場不相上下吧?因為我又深深沉入之前那種情緒,當Bernard奏起「Low Life」中的懷舊曲調,Brett情不自禁隨之起舞的光景仍歷歷在目。互動不多的倆人反而成為分據舞台左右壓陣的抗衡存在,如此契合卻又分庭抗禮,如此遙遠眼神卻又追逐著彼此;其他團員很可惜仍是路人甲乙丙般的角色。希望Tears會是個長遠的project,希望不久的將來能再度看到Bernard在台上頑皮地滑來滑去,然後拎著紅酒瓶向觀眾躬身致敬。深深覺得,音樂真是可以使人保持在年輕的狀態吧 ;-) Be good, Tears.Be strong, Bret 買屋網t.  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o05aoztw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